051_割腕的誘惑 : 停止自我傷害

051_割腕的誘惑 : 停止自我傷害

發表於 6應用科學 |

作者:史蒂芬.雷文克隆著     
出版者:心靈工坊          
推薦人:學輔中心主任 林家興
師大索書號:615.95 601  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     
 

 

內容簡介:
  「當刀子劃過手腕,我自己也消失了。這麼做的時候,焦點就只在身體的這塊地方,什麼都沒有──腦子一片空白。我開始割,很痛。再割深一點點,痛多了。我移開刀片,傷口更痛,開始流血了。流血意味著我傷得嚴重到足以驅離其他的痛。…」

  從事輔導工作的人士,幾乎都遇見過自我傷害的個案,我們也常在報上看到有人割腕的新聞。為什麼有那麼多年輕的孩子(及許多成年人),會一再以割腕、燒燙、撞牆等方式,來傷害自己的身體?難道他/她們不怕痛、不怕流血?自我傷害跟自殺有什麼不同?…

  在西方社會,至少在1996年之前,一般民眾對自傷行為的了解甚少。直到黛安娜王妃公開承認她曾經不斷自傷,相關的主題才開始受到注意。然而,輔導界對自傷的個案仍然了解有限。因為,自我傷害行為是一種令人恐懼的障礙,當我們看見流血的傷口及疤痕,難免心生厭惡及挫折,因而無法一眼看透迷失於痛苦中、急需專業協助的個案。

  《割腕的誘惑:停止自我傷害》作者史蒂芬.雷文克隆(Steven Levekron),從1976年就致力於自傷個案的治療。根據他的推論,社會中自傷個案的比率大約類似厭食症,亦即,250位女孩中就有一位自傷個案。雖然自傷個案中女孩較多,然而作者強調:男孩也一樣是危險族群。這本書的目的就是要解開那被稱為「自傷」的駭人現象之謎。

  身為協助者,我們必須先克服自己內心的不安。本書將帶領讀者穿越自傷個案的私密心理歷程,並了解到,每一個自傷個案都有一段特殊的過往經歷、動機,以及傷害自已的複雜心境。自傷者是以刻意製造身體上的苦痛,來解決精神層面的痛苦與折磨;藉由血液的流失,來尋求心靈的慰藉。換句話說,疼痛與自我傷害,是用來轉移心理創傷的方式,可以說是一種「苦澀的藥物」。

  想要了解人為何會一再傷害自己,最好方式就是仔細聆聽她/他們的心聲。本書以豐富的個案故事,及深入淺出的專業觀點,來幫助老師、父母、精神科醫師及輔導界人士,對自我傷害行為背後的心理痛楚,有更深刻的了解,以幫助個案展開「重建」與「療癒」的歷程。
作者簡介:史蒂芬.雷文克隆(Steven Levenkron),是紐約市非常著名的心理治療師,主要治療領域是厭食症、自傷及強迫症,到目前已有7本著作問世,專業書籍包括:《治療與戰勝厭食症》(Treating and Overcoming Anorexia Nervosa, 1982)、《強迫症》(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s, 1991)、《解剖厭食症》(Anatomy of Anorexia, 2000)及本書。
譯者簡介:李俊毅,精神科專科醫師,於長庚紀念醫院高雄精神科完成住院醫師訓練,曾任臺灣心理治療學會祕書長(2001~2002),現任長庚紀念醫院高雄主治醫師。
資料來源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253684

共有 1篇留言 給 “051_割腕的誘惑 : 停止自我傷害”

  1. 1 On 一月 10th, 2008, 胡椒 said:

      自傷者是以刻意製造身體上的苦痛,來解決精神層面的痛苦與折磨;藉由血液的流失,來尋求心靈的慰藉。換句話說,疼痛與自我傷害,是用來轉移心理創傷的方式,可以說是一種「苦澀的藥物」。
      想要了解人為何會一再傷害自己,最好方式就是仔細聆聽她/他們的心聲。這本書以個案故事,及深入淺出的觀點,來幫助我們對自我傷害行為背後的心理痛楚有更深刻的了解,以幫助個案展開「重建」與「療癒」的歷程。這讓我想到新聞裡,一件件自殺的案件,總替他們感到惋惜:為何不為自己多留幾分鐘思考的時間?
      思考不自殺後果會怎樣?自殺後果又會怎樣?總是以為死了就一了白了了,死了就什麼壓力、負擔也沒有了。
      記得有一次新聞裡,播報著一件一家四口燒炭自殺的案件。沒錯,是父母欠債還不清,乾脆死了一了白了,但是又顧慮到孩子以後沒人照顧,那就乾脆一起死吧!當人要傷害自己時,想法都是偏激的,誰都沒想過下一秒,是生是死。對於當下的自己,或許不以為然;可是對於自殺者而言,每件事物幾乎都是失敗的,總感覺自己根本不能把危機化為轉機。我們如果有多一點的關懷,或許他們就會把生命看重了…

留下你的迴響

你必須 登入 以發表留言